<em id="l9m4f"><acronym id="l9m4f"><u id="l9m4f"></u></acronym></em>

  1. <tbody id="l9m4f"></tbody>

    <em id="l9m4f"><object id="l9m4f"><blockquote id="l9m4f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em>

    校園新聞

    李嵐清再度到訪杭高,贈書畫祝賀百廿生辰

    發布時間:2019-05-17    閱讀次數:507
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2019年5月6日,杭高百廿校慶前夕,前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來到杭高,專程帶來一幅親筆所作的李叔同畫像作為送給杭高的生日禮物,并題字“贈浙江省杭州高級中學”。


    15580690061358986D5B.png

    李嵐清副總理畫作贈杭高


    這一份珍貴的生日禮物,給了杭高人莫大的激勵。總理溫暖慈和的笑容、謙遜包容的氣度,一如20年前百年校慶前夕的那次到訪一樣,帶給杭高深深的感動。


    1558069027120149BF52.png

    百年校慶前夕,李嵐清副總理來到杭高,走進音樂課堂


    百年校慶時,李總理在杭高經歷的是一場“音樂之旅”,而如今百廿華誕將臨之際,杭高又成為他“美術之旅”的重要一站,李總理此次專為尋訪杭高校友李叔同的足跡而來。


    在杭高校史館,李軍良老師向李總理詳細介紹了李叔同在杭高擔任圖畫、音樂教員時開創的多個先河,李總理聽得頗為仔細,并頻頻點頭。


    155806904810440313E8.png

    李總理贈送杭高書畫作品


    蔡小雄校長代表杭高全體師生向李嵐清副總理贈送禮物——一張20年前李總理來杭高時與杭高師生親切交談的珍貴照片。在得知照片中的王小燕同學在李總理的鼓勵下考上了上海音樂學院,并在20年后的今天專門獻上一封感恩并祝福的書信時,李嵐清副總理欣然接受。并在仔細閱讀后,高興地表示:好,文章也好,非常開心!

     

    1558069107131591F7B2.png

    李嵐清副總理接受特殊的禮物——照片和信件 



    王小燕校友送給李嵐清副總理的一封信

    美”的教育,

    是少年時代的一粒種子

    ——致尊敬的李嵐清副總理

    那一年,我還是一名高二的學生,常常會在語數外理化生的練習冊里,悄悄夾一本《當代歌壇》;在課間,纏著音樂老師評評《高山流水》和《命運交響樂》哪個更牛;路過學校叔同亭的時候,聽歷史老師聊一段校史:經亨頤校長當年為了請來大名鼎鼎的李叔同先生來教音樂和美術,一口氣在校園里擺下了200多架風琴;李先生的美術課上,學生們可以凝視一位中年男子作畫,由此開創了中國第一堂裸體寫生課……

    作為杭高學子,對于母校獨特的藝術教育淵源和美育氛圍,我始終深深地引以為豪。百年校慶前夕,李嵐清副總理突然現身杭高校園,選擇來旁聽音樂課,我想,可能也是看重杭高的美育傳統和特色吧。

    那天下午,我記得是在扇形教室,朱海其老師正為大家講解《黃河大合唱》各個聲部的節奏和唱法,突然聽到身后響起了掌聲,原來不知道什么時候,李嵐清副總理已悄悄站在大家身邊,聽了好一會兒課了。

    朱老師從鋼琴邊起身,盛情邀請李總理到臺上和同學們說幾句。印象中,李嵐清副總理特別和藹可親,先問大家有什么問題,可以暢所欲言、互相交流。我記得當時學校小記者團的團長何麗杭第一個舉手,向李總理提了一個特現實的問題,“當下的中學生學習音樂美術,是否和其他學科矛盾?我們該如何分配自己的時間和精力?”李總理聽罷鼓起掌來,鼓勵大膽提問的同學,然后慈祥地笑笑說:“這樣吧,在回答這位同學的問題前,我也想問大家一個問題,你們知道人的大腦,左半腦和右半腦,各有什么分工?”

    “左腦,管說話和邏輯推理;右腦,管音樂和美術這些吧。”我憑著對百科全書里的一點印象舉手搶答,副總理笑瞇瞇地點頭示意我坐下,又做了補充:

    “我們天天說話,左腦的利用率很高,而支配藝術和形象思維的右腦,利用率就相對比較低,但恰恰是右腦,能使人產生創造力、想象力及靈感,如果能夠合理開發,一定會讓我們受益終身。所以,我希望大家不要短視地認為,中學階段的音樂和美術高考不考,就是沒有用的。音樂和美術的教育,將來能回饋給我們的,將會遠遠超過我們今天花下去的時間。我自己從小就是一個音樂愛好者,將來我退休了,或許還會出一本關于音樂學習的筆記,如果能讓大家對音樂產生一點興趣,那將是我最大的欣慰……

    現場的互動時間很短,李嵐清副總理在大家的掌聲和目送中,和大家揮別。幾年之后,我在新華書店里果真看到了《李嵐清音樂筆談——歐洲經典音樂部分》以及《李嵐清中國近現代音樂筆談》(內附音樂作品片段光盤)。李總理和一群中學生說過的話,都一一兌現了。而音樂的美好,也讓我的生活從此多了一抹亮色。

    2010年,在從事電視記者和編導6年后,我去報考了上海音樂學院的在職研究生,可能就是因為少年時代埋在心里的小小種子吧。我成了當時班里唯一沒有系統學過音樂、但順利通過畢業答辯的學生。有一天,我在上海大劇院撞見導師陶辛教授,我和他開玩笑:都讀完研究生了,還是不太看得明白歌劇《尼伯龍根的指環》會不會被老師批評?他拍拍我肩膀說:“沒事兒,你能坐5個小時看完說明是有興趣的。不用靠藝術來謀生,就慢慢修一顆熱愛藝術也被藝術熱愛的心,那是一輩子的幸福。”

    真心感謝那些在我年輕時候引領我去探尋藝術之美好的人們。

    此刻,我遙想20年前照片里青澀的高中生,期待年少的她對此刻的我不會失望吧。此刻,我也深深地祝福李嵐清副總理身體康健,期待您的再次到訪,可以啟迪更多年輕學子對于美萌生真摯的向往。

    祝福母校百廿校慶,再添輝煌!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杭州高級中學

    2000屆校友 王小燕



    1558069286113943B3A2.png

    來到李叔同生活的一進前

     

    20年前,李嵐清副總理在杭高聽完一節音樂課后,曾諄諄教誨學子們,不要短視地認為中學階段的音樂和美術高考不考就是沒用的,音樂和美術的教育,將來能回饋給我們的,將遠遠超過我們今天花下去的時間。今時今日,他依舊強調藝術教育,并認為當代中學生要在學好基礎科學的前提下繼承發揚好傳統文化,要有文化自信,盡善盡美做人。

     

    而杭高的美育,在李嵐清副總理的關懷和指示下,在這20年間,沿著先賢的道路,發展得更為流光溢彩。僅2018年,就有17位杭高學子因為熱愛,考入中國美術學院。

     

    人生難得是歡聚,長亭又見故人來。遙相呼應的20年,是歲月留給杭高的驚喜。杭高的第120年,李嵐清副總理在亨頤園再次為杭高送上生日的祝福,這又將是下一個故事的開端。

     

    ff.png

    在百廿杭高紀念牌前合影留念


    浙江省政協原副主席盛昌黎、杭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陳國妹、杭州市教育局副局長高寧等陪同訪問。


    附件下載